常建明:他的数学课 学生抢着听
2015年04月23日11时21分    阅读:10741

数学与应用数学专业教师常建明治学故事

人物简介:常建明,男,汉族,1964年10月生,江苏常熟人,中共党员,教授,江苏大学硕士生导师。1986年毕业于苏州大学,2006年6月南京师范大学数学系博士研究生毕业、获理学博士学位,2003年开始担任德国《Zbl. MATH》特约评论员,2005年晋升为教授。常老师从教28年,桃李满天下,“一生做好一件事”,对常老师来说,这一件事就是:教书育人。他把枯燥高深的数学专业课,上成学生最爱听的课。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错了,如果你不提前到隔天晚上去占座,常老师的数分课,前10排都别想抢得到!固定座位?不需要!上交手机?不需要!他的数分课你擦个鼻涕,都很有可能掉线上不去了!这样真的好吗?不说了,我抢座位了!”最近,常熟理工学院的一篇微博被广大师生关注并转发。此条微博的作者——数师141班的魏薇同学,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说道:“每次上数学分析课,都要先去占好座位,而并非是一次两次的偶然。现在愈演愈烈,很多人都要提前到隔天晚自习的时候去占,否则第二天去上课就会发现前面七八排都已经没有了”。无独有偶,在微博被转发评论的时候,有毕业生留言:当年两个班合上数分课,为了抢座位闹不愉快,还是请班主任出面协调的。

为什么被认为枯燥乏味的数学课,会被抢座?同学们口中的常老师,究竟通过怎样的魔法将学生吸引到课堂上呢?

大道至简:卅载探究化难为易炼就教育艺术底气

常建明老师1986年从苏州大学毕业后便来到常熟理工学院执教,至今已任教近卅载。在校期间,除了日常课堂教学外,常老师将自己全部的时间交给了数学学科的研究。数学特别是基础数学的研究工作在很多人看来是枯燥和乏味的,需要很好的耐心和数学素养。常建明却能迎难而上,取得了一系列的成果,为年轻老师树立了良好的榜样。亚纯函数值分布理论在我国有着良好的研究氛围,著名的数学家如熊庆来、杨乐等都做出了极大的贡献。常建明老师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自学并且研究值分布理论,特别是在2003年师从南京师范大学陈怀惠教授后,对值分布理论作了更深人的研究,获得了突破性成果。近5年来,常老师主持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省高校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教育部留学基金项目,在《中国科学(数学)》中英文版、《Tran.Amer Math.Soc》、《Bull.London Math.Soc.》和《Tohoku Math.J.》等国内外著名学术刊物上发表了多篇学术论文,获得了国内外专家的一致好评,和他人合作获得了教育部2012年度自然科学奖二等奖。2005年晋升为教授,2008年入选江苏省普通高等学校“青蓝工程”中青年学术带头人培养对象,2009年入选江苏省“333”工程高校中青年学术带头人。目前常老师已是数统学院江苏省重点建设学科“基础数学”学科带头人之一。“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都应该在自己工作的领域做出一番成绩。”常老师如此说道。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也正因为常老师分秒必争的科学研究,他对数学基础知识讲授能够高屋建瓴,深刻的知识点,能找到最通俗易懂的方式表达出来,常老师的教学与科研真正做到了相得益彰。

解疑释惑:三尺讲台用心授业尽展以生为本情怀

常老师因兴趣做科研,因责任而做教师。科研方面不断取得好成果不是他努力的目的,而教书育人才是他不忘的责任。20多年来,他始终站在教学工作第一线,主讲着《数学分析》、《常微分方程》、《高等数学》等重要基础课程,教学中注重学生能力的培养。“百分之百听懂的课堂,不是一节成功的课堂。”常老师经常这样说。大学的课堂学习应以学生自主学习为主,老师讲课为辅。课堂听懂只能算是课程学习的70%,剩余的30%就要靠学生在课后有想法、有创造性的复习了。常老师认为,学习数学思维和数学修养是学数学的关键,这种有条理性的思想会影响人一辈子。

在常老师的办公室门口,每学期开学初都会贴上更新过的“辅导答疑安排表”,常老师说最开心的事就是学生来问问题,他也非常乐意来解答问题,同时更鼓励学生积极讨论问题,共同解决问题,熟练掌握并运用数学思维。有时候,同学去问的问题,在课堂上已经讲过多次,但是他仍会不厌其烦耐心讲解,直到学生理解为止,同时提醒同学要向课堂要效率。

一本教科书,一杯刚泡好的清茶,一节数学分析课就这样开始了,没过多久,隽秀的板书便在黑板上渐次呈现。繁重复杂的数分知识总会使讲台下的同学们抓耳挠腮,这时,常老师便会耐心地朝同学问一句:“听懂没啊?”“没……有……”常老师便会笑着说道:“好,那我再讲一遍,都给我听清楚了。”台下也传来阵阵笑声。“作为他的学生,我们都喜欢问他问题,老师细致的解答,全面的拓展总会帮我们拨开迷雾,使我们在数分的学习中不觉疲惫,养成善于学习、乐于学习的习惯。”同学这样说道。常老师严谨的数学思维模式,给每一个数统学子留下来深刻的印象,也鼓励着他们在今后的求学路上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走向心中的目标。“风度翩翩”、 “数统男神”这样的词语套在常老师身上有些赶时髦,但这是90后学生发自内心的认同和礼赞。

静水流深:超越功利恪守准则彰显教师本真气节

当常老师被问到关于学生抢座有什么看法,他有点不好意思,笑着说:“同学们都抢着坐前排,可能是我讲课声音太小了吧。”而事实上,他上课从不用话筒,中气十足!谈及同学们对这门课程的热情时,他的回答是:“数分很难,同学们应该都不太喜欢这门课啊;有可能是为了不挂科才努力学的吧;‘难’是对同学们的一个推动力。我的课其实也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好。”

当有人和常老师说,某个学院的辅导员津贴都比你高的时候,他一笑置之;当有人和常老师闲聊说起津贴分配的事情,他只劝一句:想发财,不要做老师,出去经商才行。常老师的爱憎分明,个性鲜明也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学校老人知道他的许多故事:他曾将想走后门通过补考的学生送给他的香烟从七楼上扔下,哪个领导打招呼都不“放水”;但是对于学习后进的学生他一直主动关心,及时鼓励,好像他总在揣摩学生的心事,最胆小的学生也敢问他问题;他不喜欢迎来送往,喜欢一个人找个角落沉思,铺天盖地的草稿纸无声陪伴他度过春秋冬夏;他平时不大参加娱乐活动,但是热心公益,1991年发大水,为了抢救学校琴房快被水淹的钢琴,他从窗户翻进房间开门,摔得头破血流差点牺牲;他生活极其简朴,穿着永远像个农民,除了一支烟,别无他求,那双常年不换、穿破为止的标志性运动鞋,堪比李小文院士的那双布鞋。

常老师的故事太多太多,他好像不是这个功利世界的人,但是又那么入世拼命工作,那么让70、80、90后的一届届学生惦记。

限于篇幅,不能再写了,为什么他的数学课会被抢座?我想答案不言而喻了。(吴涛 颜秉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