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工星空】王昭旻:瓷是一种精神
发表日期:2016年03月22日13时29分 供稿单位:党委宣传部 【提交:新闻中心 【阅读:8985】


人物小传:王昭旻,1969年4月出生,1992年6月进常熟理工学院(当时为常熟高专)工作,就读于南京师范大学。现为常熟理工学院艺术与服装工程学院副教授、中央美术学院访问学者、中国传媒大学美术传播研究所研究员与客座教授。他是引领“前直觉主义”理论的当代艺术家,也是瓷板画的传承人与创新者。他用独创的“瓷负型造迹”国家专利技术与传统制作工艺反向制作法,带进了“瓷”的崭新世界。他通过消解图像还原宇宙内在美学结构,表达了自己的信仰。他在国内外举办多次个人画展,曾获得联合国性别工作组授予的“消除针对女性暴力”的特别贡献奖。


联合国妇女署举办的国际消除针对女性暴力拥有与缺失当代艺术展卓越贡献奖

大学校园藏龙卧虎,作为一所地方应用型本科院校,师资队伍的创新应用能力会直接影响应用特色的培育。要培养一流的应用人才,教师必须对应用前沿有着高度的敏感,并且有能力参与其中甚至创造佳绩。王昭旻就是我校创新创造能力突出的艺术教师代表。下面,请跟随记者的问题,去了解王昭旻的艺术观和育人思想。

记者:近几年,我注意到您的关于瓷的艺术作品及推广活动在艺术界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与反响,不久前,在艺术之都巴黎还刚刚做了个展,我很好奇,您是油画出身,为什么改变了自己本已非常熟悉的艺术表达方式转而用瓷呢?基于什么思考呢?

昭旻:虽然我个人是油画专业出身,从事油画创作与教学几十年,一方面,个体精神内在的驱动与思想的表达需要促使我在语言系统上进行全新的探索;另方面,浮躁的、快餐式、功利性、信仰缺失、道德沦丧等泡沫化大环境迫使我去接地气,去寻根;而瓷是一种精神,是血液里的东西。艺术经历了现代主义、后现代、极简一系列的变革至当下,重要的在于我所做的艺术能否建构一个独特的方法论系统?我个人觉得瓷帮我找到了这个方法论的出口,瓷不该仅仅代表中国传统文化的符号,也不仅仅作为一种材料,重要的是“瓷”可以引领我与这个世界进行信息交互与宇宙对接,使个体融入这个世界,回归原点,归于直觉。而作品则是我所描绘的“前直觉主义”思想系统的实证。真正意义上诠释了古人提出的“天人合一”的思想。瓷是一种精神而非简单的材料或者工艺。

北京大学饶毅教授最近引用了美国一个科学家罗兰1883年在《科学》杂志上的一段话,说明中国古代缺少科学研究是中国为什么落后的原因。罗兰说,“我时常被问及,科学与应用科学究竟何者对世界更重要,为了应用科学,科学本身必须存在,如停止科学进步,只留意其应用,我们很快会退化成中国人那样,多少代人以来他们都没有什么进步,因为他们只满足于应用,却从未追问过原理,这些原理就构成了纯科学。”对于我来说,如同“瓷”这个字的构成,是由次与瓦构成,瓦是指实用的瓦当,低温烧制而成,即生活应用的初级阶段,而次瓦指的是经过高温历练涅槃飞升的高级阶段。我们应该探索其成瓷的原理,而非在泥胚上画几笔就可满足,应在获得众多应用的同时,发展出更多具有真正创造性的新艺术存在。使这种精神能量聚合成场,也能形成新的教学系统与学科,否则,必定沦落为如“两小儿辩日”与“杞人忧天”故事那样以自圆其说代替刨根究底、以实用主义代替追求真理原貌的典型案例。

记者:我知道您是特别有理念的老师,在创作过程中,您是以怎样的思路来表现自己思想的?

昭旻:一般来说,传统的艺术集中关注的是内容,具有什么样的故事性或情节性,在我看来,而瓷本身就是内容,承载着中国几千年以来的文化,是中国古代劳动人民思想的结晶。如果说世界由能量、质量、时间、空间组成。能量是万物存在的核心,其中时间是人类用以描述物质运动过程或事件发生过程的一个参数,而随着(能量)运动的绵延就形成了时间的概念,而我的瓷作恰恰是(意志)运动的绵延而形成时间的秘密。本质上,这个世界能量是守恒的,而且是不断变化的。新陈代谢是万事万物存在的客观规律,注定了时间具有瞬间性特点,物质的形态上,每个生命体都会随风飘散,唯有痕迹可以叙说,这种痕迹就是精神意志的具体呈现。如同徜徉在沙滩上,历史的浪花会轻易地抹去脚印,而生命之流星划破天际所留下的刹那的灿烂,那就是火的精神。火的精神铸就瓷的永恒,精神与灵魂在火的煅烧中凝固了。那就是我的瓷作品要表达的“时间的秘密”。神奇的是,瓷的历练过程完全暗合中国文化的精髓“五行”的运行,烧制之初用的泥板(土)施以长石、云石、水晶等各种矿物质做成的釉料经水(水)调和,釉料或土中有金,再用木(木)点火形成氛围烧制孕育成瓷。土的震动、水的流动、火的跳动、金的闪耀、木的驱动……这是个神奇的涅槃过程!这其中,力学、热膨胀、冷收缩、阴阳、平衡等无不呈现在化茧成蝶的过程里。

记者:现在用瓷的这种材质进行创作,有很多不可控的因素么?在大学里是否可大力推广?

昭旻:对,因为我做的是高温窑变釉,从事这个领域里面的人很少,做得好的就更少了,其实在方法上,我是有意回避传统工艺的,不是传统的不好,而是不能躺在前人的功劳簿上,创新要求用自己创造的方法去做。高温窑变釉,我们在没烧之前基本是灰色的,很难去识别这种颜色是什么釉料?在制作的时候有非常大的困难,没有经验、想象力是很难把控的。在我用瓷还原个人的精神系统的时候,恰恰创造出了全新的技术,还申请了“瓷负型造迹”国家专利技术,日后陆续还会有更多的专利技术有待去整理、去申请。这个专利技术在瓷制作技术上实现了制作技术上的突破,传统瓷制作主要呈现不断多层叠加的工艺形式,更多显示“加法”的特点,而我是反向制作的,呈现的是“减法”,开辟了新天地。未来这种瓷制作方法应该具有广阔的市场开发与运用。而瓷本来就是中国古代最具代表性的符号,也是渗透于生活的方方面面。现代社会,我们依然可以看到瓷在各个领域被广泛运用,姑且不论日常用瓷,实用器皿。就是高端的“学术瓷”也可用低温贴花工艺烧制成艺术衍生品进入低端市场,被广泛接纳。

在高端的服装、服饰发布会上,我们经常可以看到用“古瓷”作为装饰,成为模特及时尚的宠儿;瓷也是全球高端奢侈品家族中的一员。我们应用型教育系统当然应该遵循科学原理,努力建构一个不断可以循环再生的创新学科群,这个学科群应该集理论、工作室等实践基地,包括教学、研发、项目对接、市场推广、艺术衍生等为一体的学科体系,实现生态的完整化,目前我们的教学学科的设置似乎是孤立的、片段的、悬空的、相对陈旧的、老化的,与应用型培养目标的学科设置相去甚远。学科群的建立需要前瞻性,更需要食物链条的完整性!前瞻性决定了高度与长远发展,而完整性保证了造血机制的长效性与可持续性。

就我个人而言,我在2013年的个展上就已全面实现了这种完整性的战略安排。这次展览上以瓷作系列为主,还有油画、油画版画、瓷的实用器、瓷雕、法国波尔多酒库提供的红酒(合作定制的红酒,“瓷作”作为红酒的酒标)、限量发行的高端十余款丝巾(由爱马仕、巴布瑞等国际一线品牌的生产商及标准生产的绫罗绸缎不同面料及生产工艺生产的)等艺术衍生品,打通了“学术”与“商品”“艺术殿堂与大众”“艺术品”与“市场”“奢侈品”与“日常”之间的关系,我觉得就应用来说,艺术衍生品这本身就具有非常广阔的市场,随着我们国家近年来制定的文化艺术产业化战略的全面推进,若抓住这个产业升级的机遇,配以学科的系统化与完整性,形成一个立体的生态学科群具有现实意义。

记者:我注意到您提到“学科生态”,请问对此是如何理解的?

昭旻:我是由油画这个专业跨到瓷这个领域的,表面上,这两个学科没有什么关系,其实,我打通了这两个学科的边界,彼此依托而诞生了新的艺术生命。当下,跨学科已经成为潮流。就瓷这个学科而言,应该配以相关理论学科、瓷的设计、制作、实践、应用、商业项目定制、推广、传播等诸多学科形成学科良性生态。具体如理论研究、材料开发与研究、瓷板工艺、窑炉作坊、釉料加工、釉料销售、拉胚作坊、瓷成品销售店、瓷品早市(学生制作的瓷成品可开辟一场所设立市场实现成品销售、资金回流)、周市、瓷雕作坊、贴花工艺作坊等,实现产、学、研、销一体化,定期举办各式展示会、研讨会,甚至瓷博览会。再结合各式途径的艺术衍生品的设计、开发与项目对接及推广,真正形成良性的生态教育系统。

记者:如何理解现代艺术与当下的关系以及对教学的影响?

昭旻:现代艺术已一百多年,诞生伊始,就打上了个性张扬的标识。中国传统文化系统中,似乎更多追求的是大同,鲜有个性,“接受”是老百姓的专有词汇,反叛则意味着大逆不道,而信仰缺失、道德沦丧,文脉被割断,唯唯诺诺只能作为唯一的态度,接受权力意志施舍的一切。现代艺术不仅仅是一场技术上的革命,也不是肤浅的文化价值观的照搬,我们不该视之怪物或者洪水猛兽,在现代艺术那里我们恰恰可以观照到“每一颗灵魂都值得尊重!”。

当下,对于国人而言,是真正的意义上的文化启蒙运动,艺术家的任务就是创造一个艺术典型,唯有尊重艺术独立的人格,才可真正称之为艺术,而艺术家的思想是这种独立人格的内在支撑,现代艺术的诞生标志着新的可能性,深深地打上了强烈的实验性,不断地探索艺术的边际,更以批判现实为己任,希翼整个人类进入全新的更高级的文明时代,并推动历史车轮滚滚向前……而“师者,传道、授业、解惑”,教育者本应该在高速发展的现代文明、全球文化语境中去发声,唤醒人性的觉醒,还原真理的原貌,推进文明的进程,共建人类的精神家园。

记者:没错,瓷是一种精神,自我飞跃的路径,是灵魂的归属地,凝聚了中华民族之魂。也是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之林的永恒象征!谢谢您!


女神的创造1,王昭旻,瓷板画,86×176cm、2014年。(作品简介:艺术家选择代表东方古老文化特点的瓷质,浮雕手法、东方平面式处理实现了远、中、近不同观看距离的三重画面重置,即原始图腾、山水画与德拉克罗瓦的名作自由引导人民画面重置。用东方对自然顶礼膜拜的元素解构了西方个人英雄主义,从而引起思考。)


华夏姓氏图腾系列——于氏,王昭旻,60~60CM,高温窑变釉瓷,2015年。(作品简介:通过窑炉之火煅烧铸就中华文明的文化基因、文化源流,彰显纯粹的中国精神。)


华夏姓氏图腾系列——朱氏,王昭旻,60~60CM,高温窑变釉瓷,2015年。(作品简介:通过窑炉之火煅烧铸就中华文明的文化基因、文化源流,彰显纯粹的中国精神。)


创世纪7——梵之音,王昭旻,60~60CM,高温窑变釉瓷,2015年。(作品简介:通过窑炉之火还原天地伊始混沌初开时的状态,而玉质感铸就了时间的秘密。)


混沌初开7,王昭旻,瓷板画,85×86cm,2014年。(作品简介:艺术家凝练了前直觉主义探思,回归原始、混沌、本我,孕育了世界。放下小我,成全大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