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工星空】沈潜教授的温情故事
发表日期:2016年04月11日08时55分 供稿单位:党委宣传部 【提交:新闻中心 【阅读:5747】

教师· 学者·书生

——沈潜教授的温情故事

人物小传

沈潜:男,1965年10月生,江苏昆山人。1985年毕业于苏州师专政史科。现任常熟理工学院历史学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苏州科技大学硕士生导师。长期从事中国近现代史等专业基础课及传统文化、佛教文化、旅游文化、文化江南等选修课教学。研究领域为中国近代思想史、区域社会文化史,独立或主持完成省厅级课题5项、市级2项。在《世界宗教研究》《近代史研究》《文学遗产》《法音》《学术月刊》《华中师范大学学报》、《苏州大学学报》等刊物发表论文60多篇,在海内外先后出版编著和专著12种。其中,《宗仰上人集》和《黄宗仰传论》被学界称为从根本上弥补了重要的历史缺憾。目前研究方向是江南文化家族与社会变迁。近年应邀在省内各地、各界作人文专题讲座近百场。先后四次获苏州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三次获校教学优秀奖二等奖、获学校2012-2013年度“三育人”奖。2011年被评为常熟理工学院首批教学名师;2012年获江苏省高校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2014年教师节,一张贴有全体同学合影的贺卡悄悄压在了闻道楼的讲台上,贺卡上写道:“沈老师,在您默默付出的同时,我们总是在收获不同的感动。我们有理由相信,12历史在大学期间能遇到这样一位充满温情的书生,足矣。”这位在学生眼里充满温情的“书生”,就是曾经出任12历史班主任的沈潜教授。刚刚过去的2015年,50岁的沈教授迎来了30年的从教生涯。循其教师、学者、书生三位一体的身影和心影,温情故事一路馨香弥漫。

教学之间

从1985年苏州师专毕业留校任教至今,沈教授是土生土长的大专生。他实打实地说,尽管后来在标有“学历”的表上填了“本科”字样,只不过是函授本科生而已。他也因此打趣地称自己是学校的土特产品。凭着早年“转益多师”的非凡游学经历,沈潜教授有了远比文凭更为厚实的收获。

为人师表、教书育人,形而上的口号需要化为形而下的践行,这是每一个教师必须担当的责任自觉。与教师节一路走来的三十年,沈潜教授一直庆幸于所学专业、所谋职业、所求事业的相得益彰,也因此相信自己今生最多的朋友就是他的学生。本着为学生负责的精神,他以应有的身份自觉悉心致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并付诸于日常温存的行动中去。

身为专业老师,课堂教学是教书育人的主渠道。在沈教授看来,课上怎样由“知”而“智”,由“鱼”而“渔”,怎样刷新与扩容专业化、人文化的内存,让学生在掌握知识的同时,学会做事,更学会做人,于潜移默化中储存一份宽厚的人文情怀。课堂,成了他和学生面对面交流的最好契机。多年来,沈教授相继担任中国近现代史、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等专业课以及国学与传统文化、佛教文化、文化江南等选修课教学,俨然把讲台当作舞台,当作培植学养、交流思想、凸显个性的平台。从事历史教学,他常常以鲜活的人物形象贯穿历史,激活历史,又随处引出一个个人文话题,以此感染学生,引起大家的共鸣。并且,正像他在《我的课堂》一文中说:以学术研究为支撑,上课就不乏了储蓄的底气和肆意的灵悟,也有了可能的深度和力度。每年有来自其他系科的三五个学生,成了沈教授忠实的“旁听生”。即使历史学专业停止招生了,对于12级的最后一届学生,仍有他始终不渝的专业守望、心心念念的温情牵挂。

听沈教授上课的同学都知道,一曲《琵琶语》几乎成了他课上必备的背景音乐。沈教授坦言,之所以这么做,因为伴着委婉悠扬的音律,既为历史课烘托情境,也能让学生更快地安下一颗静心。课堂上,沈教授喜欢黏“关键词”,抓重点、亮点和疑点,给学生留下进一步回味的余地。他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把历史还给历史”,也就是怎样设身处地切入不同历史时期的语境,温情地、理性地还历史以本真。教学过程中,他喜欢从细节入手,由小见大,由微观而宏观,在听上去散漫的“桌边闲话”中,贯穿着直逼情境、拓宽视野、熏染人文、陶冶情感的个性教学风格。

沈教授说自己可能多少有些“另类”,因为他一直拒绝借助时下盛行的多媒体课件上课。在他看来,轻点鼠标、切换幻灯片的形象直观,确实可以吸引学生的注意力,但教师的个性风格往往被忽略,课堂气氛也会显得沉闷。秉承前辈教师的启发,沈教授更看重通过讲课的激情洋溢,于抑扬顿挫中把自身幻化成动态的多媒体,认为这样更有助于寻求主客体对应的心灵契合与思想共振。中国近现代史纲要课上,沈教授借用弗洛伊德“梦的解析”一词,紧扣传统中国如何从迷梦昏睡,到梦中惊觉,再到如梦大醒的多重变奏曲,立足于追踪风云变幻的百年激荡史,揭示中华民族由中世纪走向近代化,最终在屈辱中奋起直追中国梦的艰难历程。

如今,从专业课转向公共课教学,沈教授深感受众面更广了,气场更大了,瞩望的目光更多了,责任也更重了。


文史之间

身处当下社会,总有一些传统值得弘扬,总有一种精神需要坚守。

由于早些年南来北往的游学经历,沈教授结识了很多学界的良师益友,让他多少沐浴并传承了老辈学人的精神,也得到了许多名家的嘉勉。当年,复旦大学王遽常教授为他写下了“少年好学,欢喜无量”的赞语;华东师大苏渊雷教授赠有“万物静观皆自得,一生爱好是天然”的笔墨;上海社科院汤志钧教授亲自开了推荐信,陪他去徐家汇藏书楼查阅资料;南京大学卞孝萱教授呼其为无独有偶的“书呆子”,华中师大章开沅教授为他编纂的《宗仰上人集》亲自填报出版申请。前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先生、上海图书馆馆长顾廷龙先生,上海纸帐铜瓶室主郑逸梅先生还给他的书题签题跋,等等。

沈潜教授回忆说,当初留校任教和此后的学问人生,始于有缘结识著名历史学家赵俪生教授。年仅20岁的他在读苏州师专,因为与赵教授研究顾炎武的学术观点产生共鸣,有了投书求教的想法。赵教授在回信中把他看作志趣相投的“少年朋友”,还热情邀他去兰州看书,坐吃免费半个月。被他称为“陇上行”的这次远游,还有随后与各地众多学界名宿结下的忘年交,使沈教授比同龄人更早地熏染了一份学术的志趣和理念,也推促着他在局促一隅的为学路上坚定前行。寓所所藏近百件20世纪著名文化学者的书信翰墨,成了他一路温存的精神财富。也因此,每年雨过清明,沈教授总要带上自己的学生祭拜曾经知勉有加的先师。

学术研究与教书育人,是沈教授一生坚守的事业基石。以人物研究为中心,以文史融通为理路,凭着30年的默默坚守和孜孜以求,他先后出版了《中国留学生之父的足迹与心迹:〈西学东渐记〉》《近代化中国大策划〈建国方略〉》《出世入世间:黄宗仰传论》《翁同龢》《曾朴》《书生吟唱》等著作。2011年,旧著《百年家族顾维钧》、旧编《宗仰上人集》相继由海峡两岸再版发行,《中兴栖霞之祖:宗仰上人行谊》也由台湾佛光山开山宗长星云大师亲笔题签,列入佛光文化《中国佛教高僧全集》第86种出版。新近出版的江苏历代名人传记丛书《曾朴》,又是他倾心二年、与女儿合作撰写的大陆第一本曾朴全传。沈教授的治学,得到了海内外学界耆宿的肯定。著名历史学家戴逸先生称他是“功底深厚,极具潜力的青年历史学者”。美籍华裔著名历史学家唐德刚教授在看过《百年家族顾维钧》之后,认为作者文笔生动,治学严谨,“数十年后,将是这一潮流上的典籍之作”。沈教授的书房“清欢轩”,取自“人间有味是清欢”的诗句,由著名学者钱仲联教授、戴逸教授分别题匾。不难理解,那是一种耐于寂寞的品格坚守,一笔珍贵富足的精神收藏。

用沈潜教授的话说,身为学人,与其急功近利,无如抱朴守真。既以“清欢”为居,也该守一份平静、疏淡、简朴的生活品味。既以“沈潜”为名,也该安一颗“沉潜”之心,以寂静的内心与尘世喧嚣保持距离,以甘坐冷板凳的精神蕴酿涵泳。从编纂《宗仰上人集》到撰写《黄宗仰传论》,前后“熬”了整整20个年头。“孤影清灯,暗香浮动,不正是为自己点了盏清明的心灯?”这是他的内心独白。

自1987年起,沈潜教授曾在海内外报刊发表文艺类100多篇作品,又相继出版多种人物传记,还有个体化随笔结集《书生吟唱》。有关传记作品先后被《光明日报》《文汇读书周报》《文学报》等关注报道并推荐。学者点评他的作品以夹叙夹议的立体透视、细微见著的温情解读见长。2013年,沈潜教授加入中国作协。但在他认为,业余涂鸦的随笔文字,纯粹是个体生命的一份诗意放飞,“但能信手随笔,发抒本真性灵,吟唱有情人间:或长或短的文字里,蕴含着流动的、柔软的、宽厚的性灵之美——那是生命最本真的心音。”

换言之,沈教授更愿意做一个坚守学术本位又不失人文情怀的书生,一个介于文与史之间的学者。


师生之间

在学生的心目中,沈潜教授课上循循善诱,课后殷殷关切,扮演着亦师亦友亦兄的多重角色。

“选择了历史专业,未必一定能找到一份好工作。但透彻地说,历史学关乎一种视域、一种眼光、一种精神、一种情怀,吸纳史学的内存,终将以独特的‘发酵力’助成个体生命的坚定与从容。”这是沈教授经常勉励弟子的话。

在沈教授看来,教学相长的主客体之间,老师只有真诚地面对学生,真诚地关心学生,乐为学生知心友,才有可能达到最大程度的感应与共鸣。除了抱有一颗充满温情的爱心,一颗循循善诱的耐心,以更多的关心、更大的努力爱护学生,别无捷径可求。

学生申报课题了、立志考研了,背后离不开他的热心热力。在沈教授的帮助下,学生连续多次成功申报省级、校级课题立项;指导学生论文获省大学生二等奖。在他的鼓励下,每年总有一批学生立志考研,近20名学生先后考上了南京大学、华东师大、北京师大、上海大学、上海师大、苏州大学、苏州科技学院等学府。

让人感动的还有,寒冬来临,念着那些刻苦勤勉的学生,沈教授总要自掏腰包,为学生悄悄买上保暖衣物御寒。盛夏到了,会给在校勤工俭学或者备战考研的弟子添上一条凉席短袖,送上西瓜水果。每当冷暖交替,不少学生的手机上都会收到沈教授细心的叮咛和问候,还要一次次地叮嘱学生学会温情谦和,学会宽厚包容,学会真情待人,学会给父母给身边的人报问平安。有了这些潜移默化的至亲关怀,沈教授也被无数学生当做了异乡的亲人。不少学生虽然嘴上开不出口,但在心底里把他看作了最具亲和力的“大哥”,毕业后更是延续着胜似亲情的友谊。这样的感人场景,沈教授的女儿不仅见证了,也一样感动了,难怪《父女两地书》中这样写道:

“我大概很难体会到他们的心情,是什么样的依赖抑或是什么样的亲切,让一个又一个来自不同地域的学生,带着不同的背景不同的气质,愿意在你的周围,用一种共同的方式融入你的世界,融入你所能带给他们的感知与温润。”

面对女儿的疑惑,沈教授这样告诉她:芸芸众生的世界有太多的擦肩而过,但是,有情可以至亲,真情可以暖人一生。所以,女儿由衷感悟:“会有那么一天,他们成家立业,他们用成熟的眼光感知着社会,但他们铭记着自己年轻时的稚嫩;会记起某年的某天,在望月楼流过的眼泪,在清欢轩收获的感动,在你面前倾吐的,对生活,对爱情,对未来的疑虑;会记得那夜的月亮,或许不是太明亮,但是因为你,他们重新发现人生的路途,或许坎坷,但总会星光灿烂,即便是再粗糙的生命,也可以是很骄傲的存在。”作为大学生的女儿不由得感慨:“倘若作为你的学生,那么我必定会成为追随的那一个。”在沈教授女儿看去:

“如果可以遇见一个人,他以教师的姿态出现,却以亲人的方式存在,那么,若是四年,抑或是一生,值得我去尊敬的,是那份默默耕耘,默默坚守,还有无时无刻的自觉担当,恪守的书生意气,更有绵长的人文关怀。”

这篇以一个教师父亲感人事迹为素材的征文,因此获得了“世纪金榜杯”全国校园文化系列活动之感恩书信大赛一等奖。

介于教学之间、文史之间、师生之间,沈潜教授依旧吟唱着教师、学者、书生的情怀。温情脉脉绵延,活化成了理工学院的一道人文“风景”……(马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