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工星空】陈启东:“自由工程师”是怎样炼成的?
发表日期:2016年05月30日08时32分 供稿单位:党委宣传部 【提交:新闻中心 【阅读:7420】

人物小传:陈启东,男,江苏无锡人,1962年4月生,1982年7月毕业于中国矿业大学力学师资班,现为常熟理工学院机械工程学院教授,中国振动工程学会随机振动学会理事,江苏省振动工程学会常务理事。长期从事工程力学、机械振动、流体力学、机械设计、钢结构设计、新能源等方面的教学和科研工作。2005年承担常熟市科技局农业科技攻关项目“微孔管弥散增氧机械的研制及推广应用”并于2012年获苏州市科技进步三等奖,目前推广使用面积以超过1千万亩,使虾、蟹产量提高10%~30%,同时用电量降低70%;2009年承担科技部环境资源领域863重点项目“煤矿乏风瓦斯分离富集及氧化利用关键技术及设备研究”子课题“煤矿乏风减量收集技术研究”并于2012年验收通过;2012年承担环境资源领域国家863重点专项“污泥掺混制备生物质燃料技术装备及应用”中子课题“污泥对辊造粒机械及工艺的研究”,项目预计2016年6月验收。现已成功研制出沼气常压水洗提纯样机并通过项目验收。现正在进行高压水洗提纯试验。目前正在研究开发“海洋波浪能发电系统设备”,已与国内相关企业签订技术合作合同。


有人说他像美国作家玛格丽特·米切尔所著小说《飘》中的白瑞德,陈启东老师的思考维度恰如白瑞德的出场一般神秘莫测,让人有种“君临尘界,脑洞大开”之感。譬如我们所熟知的超声波应用,除了广泛的勘测、检验应用外,与《美人鱼》中声呐的破坏性应用相反,陈老师则提出了超声波代替大型机器精准破碎待拆迁的建筑和修整的道路的创新想法。凭着拥有独特的思维方式与钻研的精神,陈老师的思想自由地驰骋于跨学科知识融合和应用中,来回奔波于生产实践和教学科研中,将知识融合真正运用到实践生产,他的思想自由驰骋于专业领域,他的形体自由奔波于产学研一线。因此,他的同事戏称他为“自由工程师”。

黄金时代,聚沙成塔

科学研究之所以能达到忘乎所以、众人瞩目的地步,源于科研者对科研的安、钻、迷。陈老师在实验室里埋头度过的无数春秋,取得的成果皆是对这三个字的生动解释。

安,既学则安,陈老师在中学时代便对数理化情有独钟。回忆起中学时的学习经历,陈老师言语中都是对恩师的满满感激。韩愈的《师说》曰: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他的老师,充分挖掘他的天分,并循循善诱,这才造就了众人口中的“天马行空,脚踏实地”的陈启东。无论学习什么,只要时刻保持一颗勇于钻研、亦痴亦醉的心,不愁大事不成。数年如一日,他专攻工程力学,并研发出一些对于机械制造行业有着莫大助力的新型设备。

1978年于中国矿业大学力学师资班开始学习,1982毕业后长期从事工程力学、机械振动、流体力学、机械设计、钢结构设计、新能源等方面的教学和科研工作。在那个应用型人才人才稀缺的年代,每所中学出来后能进入大学学习的人寥寥无几,陈老师很幸运,在时代的特定极运下得以发挥所长。他先后在职业学校任教、机械工厂参加工作,为以后的专业技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说,现在的工科人才缺乏的就是脚踏实地的精神,一个人如果不能潜心从事科研实验,忍受不来艰苦的工作,可以说他是一个失败的工科人。

每一个时代都有其光辉象征与时代需求,那时正值国家快速发展时期,亟需有真材实料的应用型人才,回忆那时候的时光,陈老师满是自豪——为生逢其时自豪,为前面打下坚实的基础自豪,更为工科人自豪。

自2012年度承担江苏省教育厅产业化推进项目“秸秆沼气雾化提纯技术研究与示范应用”(项目号JHZD2012-8)开始,陈老师又承接了苏州市科技局应用基础研究项目“沼气雾化提纯关键技术及设备研究”(项目号:SGZ601263)。通过将生物、物理、化学等多学科知识融合并应用于工业实践生产,陈老师十年如一日,努力攻关机器设备,反反复复推倒重来,力求将流体力学与其他学科完美结合并实现工厂化应用。他所主持设计的沼气高压水洗提纯设备已完成设计,预计2016年7月份可完成现场安装。目前,陈老师已与常熟市相关企业签订技术合作合同,研究开发“海洋波浪能发电系统设备”。

陈老师的研究生,机械工程专业的姜敏泉,这样评价他的导师:“陈老师的专业能力很强,对机械及相关领域非常地了解。由于机械行业的特殊性,需要大量的实际生产经验,陈老师不仅仅会从理论上指导我们,更多时候会提醒我们做东西的时候要考虑现实的生产情况。他总是比我们考虑的更多更超前,以身作则,给我们树立了很好的榜样。”陈老师在他人生中最好的年纪,充分利用身边学习资源、培养自身兴趣爱好,使得后来具有长远视野和韬略储备。陈老师常说:“当今信息时代,青年人如若更好地珍惜当下,挖掘好这个时代给予的知识“金矿”,他们的黄金时代必定更加辉煌”。


大行德广,心无旁骛

陈启东老师提起他迄今为止令他印象深刻的有两件事:一是与常熟鼓风机厂合作近20年不离不弃,二是与张家港华大离心机有限公司合作研究离心机设备。这两次实践经历为他以后的设计研发工作均提供了宝贵的资源。

常熟市鼓风机厂(现为常熟市鼓风机有限公司)创建于1955年,是中国风机行业中的一家专业生产纺织风机的企业,被列为中国纺织机械行业五十家骨干重点企业之一。 陈老师1988年与常熟鼓风机厂合作,至今已经20年。20年里,该厂从最初的机器仿制到自主研发,每一个环节都有他忙碌的身影。回忆起致力于降低鼓风机震动噪声调试的那段日子,他至今感慨万分,他和工厂一批优秀的工程师一起熬夜通关,在最艰苦的条件下合作创新。可惜由于各种原因,那段变动的岁月,那些和他一起奋斗的工程师们一个个离开常熟,带着对工程机械的虔诚信仰奔赴各地,继续发挥自身的一技之长,但陈老师跟他们精神相通,他作为编外的鼓风机厂研发人员,一直伴随鼓风机研究的发展,代表那个年代的理想主义知识分子尽力而为。

成立于1993年的江苏华大离心机股份有限公司20年来始终致力于过滤与分离机械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是中国过滤与分离机械行业规模最大、产品品种与系列最齐全、最具竞争力和影响力的企业之一。该厂如今能有如此大的规模,可以说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恩师陈启东的帮助。该厂由他的学生投资创建,创立之初一直致力于离心机的效用调试。学过机械知识的人都应该知道,为了使得化工粒子在造力的过程中,产生加倍效果,通常会加入一些油,起到润滑作用,当这些粒子再次用于其他操作时,需要尽可能的将这些油从粒子表面脱掉,这就要用到离心机了。离心机主要用于将悬浮液中的固体颗粒与液体分开;或将乳浊液中两种密度不同,又互不相溶的液体分开。因此,在工业生产上离心机便是分离的不二选择。谈及改进离心机并使之性能更上一层楼,为该公司的发展做出了巨大努力,陈老师满是欣慰。为人师表,必是心心念念学生有所成。习从师者陈启东,相信他的学生也会很自豪。

三国魏人李康的《运命论》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陈启东老师为人谦逊,行事多沉稳,身负大才,虽不傲,却也常遇“拦路虎”。在陈老师与企业合作的经历中,有些长期工作在一线的工程师会怀疑陈老师因作为一个老师而在企业车间生产经验少可能会造成操作方面经验不足。陈老师认为,倒不是因为他们历来对教师进企业有偏见,而是他们通常会以偏概全,造成这样局面的原因在于教师本身。工科教师就是要储备丰富的实践经验,如此才能将书本上的死知识讲活,起到带着经验讲一遍顶一万遍的效果。陈老师通常不愿意与他们争论,正如蔺相如不愿与廉颇争辩一般,他会直接用结果来证明自己。事实也大于雄辩,最终,他的信心与实力支持他在一次次的怀疑目光中脱颖而出。


自由精神,教学楷模

陈启东老师在大学毕业后,就在全国各地奔波,忙于项目创新。在各大企业间他早就大有名气,他所主持的项目多数都已应用到大规模工厂化生产实践中。他的存在,可以用《归乡》中的几句歌词来渲染:“南来的风,东去的水,西窗的雨,归来的你。”

“现在国家机械工业领域就是需要应用型人才,我们的大学也应该着力培养应用型人才,我所培养的人才我希望是真正的应用型人才。”陈老师坚持工科专业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科,不该一味追求课本知识的丰富,实践“失之毫厘”,工厂生产预估结果就“差之千里”,甚至会带来毁灭性的灾难。陈启东老师认为,如今高等教育类型层次边缘模糊,缺乏多样化教育类型层次的质量评价标准及政策,大学的评价标准体系并不利于工科大学与专业的真正发展,更不利于应用型人才的培养。他认为目前工科学生毕业后在企业长期实习办不到,短期内见习实习只学会皮毛,面对现在企业对实习生的种种限制与高昂收费,学生伤不起,学校也无能为力,结果造成产教合作收效甚微。所以他一方面希望国家能有效根据不同院校制定不同的学生培养政策,更要为学生实习采取法律保障,在最大程度上弥补应用型人才断层的裂缝;另一方面,陈老师坚持按照高端的工程人才培养模式来严格培养自己的学生,不管外界对教师要求怎么变,他坚持以严谨的工科精神,做实实在在的应用型人才,教育学生一步一个脚印做好每件事,一有机会,他会带学生到工程实践的现场去体验学习,培养学生的实战能力和问题意识。

访谈时,陈老师以学生实验为例,形象阐述了如何培养应用型人才。他说,一个实验让十个人做一定会得到十组结果,然后就要对自己的结果进行误差分析,并独立撰写分析报告。回到教学本身,陈老师的教学思想归为“重基础、宽口径、多方向、强应用”这四组词,作为力学等基础理论课老师,陈老师始终强调基础理论的重要性,他讲授基础理论总会紧密结合工程实例,由浅入深,很容易被学生理解,在授课中密切关注学生的差别,注重培养学生解决问题的思维方式和思想方法。他曾指导带领学生参加全国大学生3D设计大赛和全国大学生“周培源力学竞赛”。屡次获得江苏省特等奖、一等奖等好成绩。

作为机械最早“智富”的教授,陈老师迄今换了三次车,他的汽车穿越了整个中国,但是在几十万行程中,至少十分之一直接用于帮助学生,例如他为了帮助有志考研的学生理想达成,可以连夜开车几百里带学生找目标学校的老师指导,他在学生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豪不犹豫拔刀相助,从来不谈“感谢”二字。他也因此成为学院的“路路通”——这些得到帮助的学生大多在若干年后反哺恩师,成为陈老师和学校的资源。30多年下来,陈老师走出去一呼百应,有人因此说他有“经济头脑”,而爱材惜才的他乐于接受别人这样的评价。

陈老师多年的同事、常熟理工学院党委宣传部部长王任老师这样评价:“他是这个时代工程师教育的楷模,他永持开放的心态接纳各种新生事物,善于把课堂教学、科学研究和实际应用及应用的产业化一体化考虑,并且有想法就会立即投入研究和求证。”秉持着不钻透不罢休的钻研精神,陈老师对待专业教学、科学研究、创新创造始终兢兢业业,满世界找课题求合作的他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在当下学校鼓励科研的好政策不断出台的情况下,陈老师似乎焕发了第二青春,他身体康健,思维更加活跃,满怀信心、干劲十足地带领着学生准备创造新的辉煌。

他,就是这样一个行走在校内外的“自由工程师”。(陈强 陈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