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我用黄昏造型,值守黎明
2016年09月09日11时26分    阅读:8504



——2016省优秀教育工作者冀宏教授访谈

人物小传:冀宏,男,汉族,1969年4月出生,中共党员,博士,教授。2006年自河北省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调入我校生物与食品工程学院任副院长,2011年转任校教务处副处长。江苏省农村科技服务超市专家、省优秀科技特派员、江苏省优秀教育工作者、常熟理工学院首届教学名师。主持和完成省级及以上课题12项;发表学术论文40余篇。研究成果获得省级科技进步三等奖3项、授权发明专利7项;获江苏省高等教育教学成果二等奖2项。主要研究方向为微生物工程与菌物资源利用、高校创新创业教育。

值此第32个教师节来临之际,我校将表彰2015-2016学年“三育人”奖的教职工、从事教育工作满30年荣誉的教职工、学年优秀班主任、辅导员等,向在各自岗位上扎实工作、无私奉献,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人民教师”这一神圣而光荣称号的广大教职工致敬。在这喜庆的日子,我们重温我们的校训:立本求真,日新致远;我们的教风:唯实尚真、爱生乐教、止于至善。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一个人遇到好老师是人生的幸运,一个民族源源不断涌现出一批又一批好老师则是民族的希望。”本期理工星空推出冀宏教授的专访,让我们领略2016年“江苏省优秀教育工作者”的心路历程。

记者:冀宏教授,首先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据我了解,您是2006年自河北省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调入我校任教的,作为一名大学教师至今已有十年光景。您是怎么看待这十年的?期间有哪些故事可以与我们分享?

冀宏:人生十年是段不长不短的旅途,既是白驹过隙,一弹指顷;亦能一日三秋,寸阴必珍,期间从37岁到47岁,对我而言算是度过了人生黄金时期的美好时光。

2006年机缘巧合走进了常熟理工学院,成为了一名大学老师。还来不及细细品味角色转换所带来的变化就懵懵懂懂地走上了讲台,一切显得那么自然却又不自然:为上好人生第一堂课我悉心准备了两个星期,却在那天走错了教室!为提高课堂教学效果我尽洪荒之力把教材上的文字码到了PPT上,后来却发现其实有很多可以下载的网络资源,无端浪费了时间和精力;当我用“精心打造”的教案去言传身教,却发现学生并不像期待的那样“如饥似渴”;尤其面对学生第一次的评教结果,我失落至极,甚至感觉“学而不厌,诲人不倦”只是个美丽的传说。面对突如其来的职业困境我有些迷茫了,是知难而上,还是另起炉灶?2006年前后,正值升本不久的常熟理工学院转型发展蓄势待发之际,身处这样一个生机勃勃、蒸蒸日上的环境,应当是人生幸事。经过一番思虑,决定从零做起,从头再来!于是我制定了一个“三年计划”来转换角色,努力做一名合格大学教师。

记者:从后来您的情况看,这一角色转换是“痛并快乐着”,而且具有典型意义。请您介绍一下具体如何完成的?

冀宏:我从基础的教育理论学起,参加各种教师培训丰富充实理论知识,在课堂教学方法上向生物学院的顾建华、卢祥云、吴金男、郝建华老师请教,向外院的徐肖邢、李嘉亮等有经验的教师学习,并知行合一,不断改进。为了突破“教学关”,除了不舍昼夜地努力,在那三年里我几乎没有申报和开展任何科研项目,专心研究和实践教学。经过两年奋斗我基本上完成了大学教师应当具备的教学理论学习和教学基本功训练,通过了要求的教学能力考核和资格证书考核;课堂教学也逐步由被学生诟病提升到在学院内开设示范课;教学研究也取得初步成果,由我主持的教改项目获得2009年江苏省高校教学成果二等奖;更加让我备受鼓励的是2010年被评为常熟理工学院“首届教学名师”。每当学生毕业后考研或走上专业岗位并取得成绩时,我都甚感欣喜和成功,那一刻觉得所有付出的苦累和汗水都是值得的。尤其当学生用我传授的专业技能成功创业时,我发自内心地为他们高兴为自己自豪,这比发表论文、获得专利、取得成果还要让我兴奋和激动,这是最真实的感受,也是作为大学教师收到的最好馈赠,大学教师的职业价值也因为这样的诠释而变得崇高和荣光!




记者:2011年因工作需要,您调到教务处工作。您又如何面对这一次新的挑战的?

冀宏:是的。由于缺乏高校教学管理经验,当时我压力很大。为了不辜负领导和教师们的信任,我惟有全身心投入到教学管理工作当中。不懂的就问,不会的就学,不清楚的搞明白再去做,一方面要依靠同事的团队协作,另一方面要实事求是,调查研究,几年来平均每学期都要有1-2次到二级学院面对面办公和解决问题。在落实分管工作任务时,“利于教师教学,利于学生学习,利于人才培养”是我把握的原则,在此基础上不断创新工作思路、增强职责和担当意识,努力提高服务质量。“十二五”期间,通过校地互动、产教融合校企共建实践平台40个;新增1个国家级校外实践基地;新增6个省级示范中心,其中一个示范中心在专家实地验收中评为“优秀”;本科生毕业论文(设计)也取得省级一等奖的突破。我主要参与建设了具有校本特色的创新创业教育体系,并取得人才培养成效。在教学管理岗位我感到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如何正确处理局部与整体利益的关系,如何按照教育规律办事,如何在创新改革中坚守教学秩序与规范。

记者:今年您被评为“江苏省优秀教育工作者”。您怎么看待这一荣誉?

冀宏:这对我来说是一直向往却不敢期许的荣耀!获得这一殊荣只能说明我是幸运的,因为相比之下学校还有很多更优秀的老师们,为学校事业发展,为人才培养经年默默无闻地奉献着自己,我只是荣幸地成为其中的一员并深受鼓舞和指引,荣誉应该是属于他们的!我要在此向他们致以崇高敬意!

在进入大学任教前,我已有15年的科研院所工作经历。记得大学毕业时,本来有留校任教的机会,不知是出于对教师职业的敬畏,还是不甘于日复一日枯燥的校园生活,我百般拒绝了。现在看来当初的选择也许是错误的。学校每次表彰从教30年教职员工,我都羡慕不已,因为即使到退休,我的教龄也只有28年。虽然数量不足,但是质量不能落后,努力提高质量密度来弥补数量长度是我在常熟理工学院给自己确立的职业目标。



记者:我非常赞同您这一理念。接下来的问题是:您是怎样达成理想中的“职业目标”的?有何经验或者建议?

冀宏:由于特殊的工作经历,过去工作面对的是科学领域的技术问题,需要客观冷静的逻辑思维和细致的观察力;现在面对的是思维活跃的大学生,需要主观感性的态度和有情怀的包容力。职业的转换有时需要意识观念和行为方式的深刻变化,有些要坚守,有些要突破,有些要放弃。已近不惑之年来到新的环境必然要应对工作内外的诸多挑战,不仅需要领导的关怀,同事的帮助,更需要自身的适应和努力。体味十年来的大学校园历程,感到有六种心态对我的工作、学习和生活影响至深,在此与大家共勉:

包容心。到了一个新的工作环境最先要考虑的是要尽快接入“地气”,将个人的发展根植于集体的事业,将自己成长与学校共命运。可能需要暂时忍受痛苦,但其实挣扎的过程就是成长发展的过程,只有找准了定位,心踏实了,你的智慧与才华才能迸发。正如华东师范大学周彬教授所说“我们的收入、地位和尊严不是来自于呼吁,而是来自于我们的专业程度和我们的奉献程度”。

企图心。现在的年轻教师赚钱养家的压力确实很大,但不能因为关心粮食和蔬菜而放弃星辰和大海。无论是科研还是教学,需要明确一个有些崇高的目标,然后全身心扑上去,专注一个领域或坚持做一件事情,几年下来必定会春暖花开,就像颇受争议的“韩春雨”那样。因为我们觉得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别人真的可以做到。对一个根本不敢去做的人来说,一切都是不可能。

通达心。大学教师为了博取职称的“光环”,不得不承受教学和科研的双重重任,而在我们生活的有限时空里,科研和教学往往成为“博弈”的双方。如果我们在教学中学会把学生当作科研的对象,在科研中习惯将成果转化为教学的内容,就可以通过以教促研,以研哺教,教研融通将原本的“零和博弈”转化为“正和博弈”,从而达到科研与教学工作的帕累托最优。

吃苦心。相信很多时候我们会认为大学教师是个“只能喘息,不能休息”的职业,在人才竞争日益激烈的今天“本领恐慌”已经成为老师们普遍面临的压力。其实我们看到的是别人表面的光鲜,看不到的是别人背后的辛酸。唯有把压力变成吃苦的耐力,青灯黄卷,自己突破自己才能重生。如同鸡蛋,从外打破是食物,从内打破是生命,人从外打破是压力,从内打破才是成长。

敬业心。郎平教练说过“光有精神没技术不行。”要敬业先要专业,无论从事何种工作,必须掌握相关的知识和技能,要依靠不断地研究和学习站稳岗位;要敬业还要勤奋,不能只看到别人的问题,关键是要自己行动起来解决问题;要敬业需要公正,千万不要贪图职务“红利”,否则你失去的肯定比得到的多;要敬业更要认真。大事必作于细,成于实,每落实一项工作都要先调研,后思考,再实施,虽说“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但要撞出属于你不一样的声音。

豁达心。当下是一个遍地都是聪明人,人人都会对教育指手画脚的年代。大学教学改革本就道路崎岖,应用型人才培养更是无迹可寻,改革探索必会面对来自各方的诟病和质疑,对此我们可以彷徨,但不能放弃;可以气愤,但不能沉寂;可以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呷一口小酒或吞一口香茶,然后尽情地感叹和抱怨,但是明天太阳会照样升起,我们依然需要做回自己。要学会依靠集体的智慧解决问题,要善于团结和驱动团体的力量,因为这已经不是依靠一己之力就能达成的时代。

记者:您这“六心”总结真能拨动心弦。教师节到了,假如只有一句话赠送给您的同行,您愿意选择哪一句?

冀宏:前一阵子看到一句诗,我很喜欢,我愿意借来送给我的同路人,也作为我的自我期许:“你谦卑地用黄昏造型,初心就是为人类值守黎明。”

记者:好,再次感谢您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