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教育”可能带来的教育变迁
2017年03月21日16时18分    阅读:1215
供稿单位 / 本站

当今是“互联网+”的世纪,“互联网+”是把互联网的创新成果与经济社会各领域深度融合,推动技术进步、效率提升和组织变革,提升实体经济创新力和生产力,形成更广泛的以互联网为基础设施和创新要素的经济社会发展新形态。在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中,互联网与各领域的融合发展具有广阔前景和无限潜力,成为不可阻挡的时代潮流,正对各国经济社会发展产生着战略性和全局性的影响。我国正在加速构建高速、移动、安全、泛在的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推进信息网络技术广泛运用,致力于形成万物互联、人机交互、天地一体的网络空间。

我们置身于这样一个“互联网+”时代,技术更新的速度之快、技术应用的范围之广,难以置信也难以预测,而飞速发展的信息化已经正在带来人类社会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学习方式的深刻变革。每时每刻,我们进行着自动化和智能化的生产,见证“互联网+生产”的力量;每日每天,收发电子邮件、微信息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见证“互联网+交往”的力量;每年的11月11日,日益膨胀的天猫网、淘宝网营业额,见证“互联网+消费”的力量。“互联网”和“互联网+”正在颠覆时代,变革时代,升华时代,定义时代。与颇具规模、颇具生产力、颇具竞争力、颇具效率的“互联网+生产”、“互联网+消费”、“互联网+交往”相比,互联网在教育领域的展开和影响似乎远远落后,或者说,“互联网+教育”还在蹒跚学步。虽然如此,我们依稀可以看到“互联网+教育”的广阔未来和可能带来的教育的变迁、学习的革命。

资源形态的变迁

传统的教育资源形态是教科书和老师的教案。在“互联网+教育”时代,这种形态仍然必要,但却正在悄然拓展和变迁,那就是教育资源的数字化或数字化的教育资源。数字化的教育资源的使用,可以脱离授课教师主体,打破了教育中的时空限制,使得优质教育资源的大规模共享成为可能。通过教育信息化,它的受众没有了边界,从繁华的城市到偏僻的乡村都有可能,家门口就有好学校,大山再也挡不住知识。也正是在这一意义上,《互联网时代》中讲:“理论上说,世界上一门课只需要一个老师。”在优质教育资源共享方面,北京数字学校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它为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三年级所有12个年级的全部学科录制了优质视频课,供北京市所有中小学生免费听课学习,在2015年12月8-10日北京雾霾停课期间,北京数字学校有线电视和网络平台两个渠道的累计总访问量达到368万人次,32万名中小学生到北京数字学校学习,实现了“停课不停学”。不仅如此,北京数字学校还为全国其他部分地区提供资源服务。通过教育信息化和教育资源的数字化,同时实现增加教育机会、提高教育质量和降低教育成本三重目的。

教学形态的变迁

信息化让每个孩子都坐到了教室的第一排。“互联网+教育”时代,教学形态将发生重要变迁:一是学生课下听课、课上解疑释惑、小组学习、团队合作和深入的主题探究讨论,即翻转课堂;二是学生学习个性化、互动式、甚至“自定步调”;三是学生主体地位体现更为突出。教育(Education)越来越走向学习(Learning),越来越走向学习者中心的人才培养新模式。从更深入、更具体的意义来看,真正的高品质的教育信息化必将带来人才培养模式的新变化。“互联网+教育”并不是简单地将原来的平面资源变成数字资源,不是简单的教材搬家,更不是“人灌”改“电灌”;而是要实现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的深度融合,从而形成多媒体、交互式、个性化、自适应、学习者中心的人才培养新模式。

学校形态的变迁

“互联网+教育”时代,学校形态正在走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混合式学校形态和混合式学习模式。近年来出现的慕课就是其中的典型形式。这种“混合式”有两个突出特征,一是学生与学校之间的多选关系;二是线上学习与线下学习的密切结合。譬如,我是一名北京大学的学生,我60%的课程在北大学习,20%的课程在清华学习,另有20%的课程在国家开放大学、华文慕课、学堂在线或EdX、Future Learn学习,最后均得到北京大学认证获得了北大的学位证书。我是北大的学生吗?是,又不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开放融合、生动活泼,这就是未来我们学校的新形态,这就是未来我们教育的新时代。

社会形态的变迁

教育信息化能够带来社会形态的变迁,促使教育社会化、社会学习化,走向学习型社会。从1972年的富尔报告、1996年的德罗尔报告到2015年的《重新思考教育:走向全球共同利益》乃至《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终身学习和学习型社会建设日益成为当今时代和国际社会的重要共识。如何使终身学习、学习型社会从概念走到现实?信息化是重要的推动力量。地铁中,全是低头一族,虽然不全在学习,但已经完全具备了学习的条件。学习资源无处不在,学习成为人的生存方式,学习成为社会的生存方式。我们还只是互联网时代的访客,今天的孩子则是数字化一代,他们是互联网时代的“原住民”,将更习惯于随时学习、碎片化学习。由于现在更优的数字化能力、更高的数字存储能力、更快的数据传输能力、更强的数字接收能力,实实在在地标志着一个数字学习(E-learning)时代的到来,即人人皆学、时时可学、处处能学的泛在学习(U-learning)时代,即全民学习、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教育信息化让教育终身化成为可能,让学习型社会成为可能。(源自《教育研究》2016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