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颖越:兴趣始终伴随我的科研之路
2017年04月05日07时23分
供稿单位 / 党委宣传部

【人物小传】朱颖越男,工学博士,198312月出生于江苏常熟,常熟理工学院生物与食品工程学院副教授,江苏省“六大人才高峰”培养对象。2012年在江南大学食品学院获工学博士学位,是2011-2012年美国密歇根大学化学工程、生物医学工程国家公派联合培养博士。主要研究领域为食品质量与安全检测,迄今发表学术论文30余篇,其中在Angewandte Chemie International EditionJournal of Materials ChemistryBiosensors and BioelectronicsChem. CommunNano Letters等国际权威杂志上发表SCI收录学术期刊论文20多篇;编写Carbon Nanotubes / Book 1,charpter, Carbon Nanotubes in Biomedicine and Biosensing, ISBN 978-953-307-189-3, InTechPublisher;围绕贵金属纳米材料的合成、组装与功能化,以及有关食品安全与生物技术快速超灵敏检测新技术的研究与应用,建立了多种传感检测新方法、新原理,申报国家发明专利20余项,以第一、第二作者获得授权8项;先后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项目)、江苏省自然科学基金(青年项目)、江苏省教育厅、苏州市、常熟市等科研项目7项;2011年荣获教育部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科学技术)科技进步奖二等奖,2013年荣获江苏省科学技术奖三等奖,2016年苏州市自然科学优秀论文奖二等奖。

333.jpg

“我们做科研的人,总是不知不觉就把科研当成了生活,至少让科研成为了生活的主要内容。”青年教师朱颖越告诉记者。他是我校生物与食品工程学院副教授,从他的讲述中,我们读到了学术道路上的孜孜探求,看到了辛苦付出后的累累收获,但感受更多的是青年学者在学术成长道路上的坚持与思考,以及他们执着且富于理性的学术风貌。

将科研兴趣植根于科研价值

朱颖越中学有点偏理科,不过他觉得自豪的是,兴趣始终伴随着他的科研之路。从南京中医药大学本科毕业后,他成为江南大学生物制药专业和食品科学与工程专业的硕博研究生。基于对化学的偏爱,他这段时间的研究工作侧重分析化学和无机化学。2010年左右,他对纳米材料产生了兴趣,将纳米技术引入自己的研究领域。2011-2012年,他成为美国密歇根大学化学工程、生物医学工程国家公派联合培养博士生,进一步加强了对纳米材料的研究,结合贵金属纳米材料的合成、组装及功能化,开始专注于食品质量与安全检测技术的研究与应用。

回忆起2007太湖爆发蓝藻污染事件,为有效检测、判断太湖水质是否被污染,朱颖越参与研究并发明“一种通用型毒素纸质检测传感器的制备及应用”专利。这项专利技术利用纳米功能材料碳纳米管对传统的滤纸通过Dip-Dry技术进行包裹,将蓝藻毒素MC-LR的抗体加到包裹溶液中,从而制备得到能够特异性地检测蓝藻毒素的纸质检测传感器。其检测灵敏度为0.6ng/mL,远超传统ELISA方法的检测灵敏度,但整个检测过程不超过0.5小时,在保证检测质量的同时,显著提高了检测效率。这项成果既为国家的检测标准提供了技术支撑,也对相关行业标准的制定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

与此类似的科研事例还有很多,它们都让朱颖越切身体会到自己所从事研究的价值,并由此萌发出更强烈的科研兴趣。“起初,我是觉得做这些研究很有意思;到后来,我发现做这些研究很有价值,而这些价值让我觉得更有意思。”朱颖越说,“任何科研的兴趣最初可能只源自于某种简单的爱好,但到后来则会植根于科研的价值。”

222.jpg

掌握做出优秀科研成果的“密钥”

作为青年教师,朱颖越所取得的科研成果无疑是让很多人敬佩且羡慕的。198312月出生的他,迄今已在《德国应用化学》《材料化学》《生物传感器和生物电子》《化学通讯》《纳米快报》等国际权威杂志上发表SCI收录学术期刊论文20多篇。其中,以第一作者发表了SCI论文10篇,IF大于5.0的共7篇。这样的成绩他是如何做到的?朱颖越的回答是:坚持科研首创性。他认为,唯有如此,才能真正体现一个科研工作者的研究价值。“首先要坚持文献阅读,同步学术发展。”朱颖越一直坚持第一时间尽可能了解到学术界的前沿动态,特别是相关领域内名家、大家的最新科研进展。这已经成为他的一种科研习惯,并以此来促进自己的研究紧跟时代的步伐,确保科研成果具有创新价值。

“还要保持交流学习,提升科研素质。”朱颖越告诉记者,他在美国留学期间有两个重要收获。一个是在科研理念方面,国外开展科研工作是问题导向式的,从解决实际问题入手,不怕出现问题,问题越多也就越能做出有价值的成果。另一个是科研方法方面,国外重视科研动手能力,鼓励科研人员动手操作各类设备,包括透射电镜、扫描电镜、原子力显微镜等一类高端设备,充分锻炼科研人员的实践能力。

作为生物与食品工程学院齐斌研究员团队的成员,朱颖越与团队的王立梅教授、朱益波副教授、郑丽雪等教师一起优势互补,共同攻坚克难,取得了众多优秀的科研成果。“加强团队协作,优化科研环境也非常重要。”朱颖越说,“科研工作的发展需要优良的科研环境,单纯靠个人的力量是绝对不够的。只有加强团队协作,通过整合各类设备资源和人力资源,才可以在有限的条件下实现科研环境的最优化,这是确保科研进步的重要前提。”

111.jpg

建立科研与生活的正确“相处”模式

谈及网络流行用语“假寒假”这个话题,朱颖越笑称,“我岂止过了个‘假寒假’,平时就一直在过‘假周末’。”其实这并也不夸张,任何工作都具有一定的连续性,科研工作尤为突出。“细致而精密的实验操作、庞杂而繁富的数据处理,都需要付出大量精力与时间。很多时候不是不想停下来,而是根本就停不下来,因为一旦停下来可能就意味着要重头再来。”

科研工作本身很有魅力,其由浅而深、于此及彼的探索与发现过程,构成了对科研工作者的无穷诱惑。这种诱惑,对于已然浸润其中并能体味到个中快乐的科研工作者而言,尤其难以抵挡。寒暑假不必说了,那是做研究的黄金时间。平常周末,只要家里无事,朱颖越基本上也都会跑到学校里,心里总想着还没完成的实验,思考着如何把实验推进到下一环节……

不过,这样的一种科研状态,短期内对于促进科研成果产出十分有效,却不是处理科研与生活的正确方法,甚至还将影响到科研工作的可持续性。朱颖越对此很清楚,“科研可以是也应该是一种很好的生活方式,但绝不能成为生活的全部。科研工作者理应做到既能很好地做科研,也会很好地生活。”

事实上,近年来朱颖越已经在有意识地理顺科研与生活的关系,科研和教学工作之外,他会抽时间多陪陪家人。在周末,有时候会去爬虞山;在做实验的某个间隙,他也会走出校园沿着昆承湖散步。“傍晚时言子堤一带的景色很美,甚至有助于我理清实验思维。”他其实有点内向,谈到这里却露出了轻松的笑容,“我们应该建立科研与生活的正确‘相处’模式,让它们彼此促进而不是互相冲突。这点深切的体会,我特别想分享给所有从事科研工作的人。”

(刘志刚/供稿 冀宏 齐斌/审核 孔爱峰/编辑)